top of page

訪問 - 全國外送產業工會

2023年6月,一則「新鮮人搶當外送員 學者:中年恐後悔」的報導,在網路上引發討論熱潮,當時台大國發所兼任副教授辛炳隆有此言論:「雖然外送員剛開始可以賺取較多薪水,但最大隱憂是在職場沒有累積養成,可能在中年時、隨著體力下滑,薪資也不會成長。」

這篇文章引發的爭議,事實上大都是反對的聲音,提出教授忽略大環境的成因,以及一般上班族賺得也不多等理論反駁。看到這篇文章時,正好看到全國外送產業工會(以下簡稱外送員工會)的反駁文,再加上先前訪問青年貧困議題時,許多受訪者都有擔任外送員的經驗,因此興起想採訪該協會的念頭。


很意外的是,儘管外送員工會當時因為兩大平台方(UBER EAT、FOOD PANDA)不斷削減外送員的權益,正不斷地與政府和民代協調,並串聯國際的外送員組織,可說正是最忙碌的時期,但陳昱安理事長還是很欣然的接受訪問,甚至願意讓我將訪問內容撰寫到青年貧困的書籍中。

訪談開始沒多久,陳理事長說的許多觀念,就打破了許多人(或是至少我本人),對於外送員的刻板觀念,比如一般認為外送司機多是年輕人,但也有外送經驗的理事長表示其實年輕人大多是兼職(約七成),全職外送(約三成)多半是35歲以上的中年人,因為他們很多人是中年失業,或需要育兒的單親父母,在就業市場上處於劣勢,才會從事全職外送。


至於有人認為外送員可以賺很多錢,或至少比得上一般上班族的觀念,理事長也說,其實現在外送員薪資隨著平台方的各種「調整」,已經變相降低很多,而且工時一般都有十二小時以上。當然也有更長的工時「我有朋友曾經跑到月入十萬過,但他平均一天工作超過二十小時,而且這十萬塊也必須扣除成本,比如說手續費、勞健保和其他保險、油錢,甚至是機車保養的耗材。」陳理事長指出,據工會統計,外送員的收入大約只有七八成是淨收入,剩下的二三成都是成本。


實際上這位月入十萬的外送員是因為有緊急的經濟問題,才會採取如此激烈的工作方式,但人的身體也有極限,所以也只能維持一個多月。其實一般全職外送工作時間都有12小時,比一般上班族多,然而平均月薪也只有三萬多,已算是窮忙類的工作。



兩大平台的剝削

不過之所以窮忙,除了工作時間長之外,兩大平台壟斷市場後,就不斷壓縮外送員的獲利空間,才是造成窮忙的重要原因。


陳理事長說:「原來基本的取餐費和送餐費差不多是60塊,當時兩大平台都有明確的計算方式,可以知道每一單的金額是不是正確的,就像計程車的跳表一樣明確固定。但到了2021年4月,兩大平台同時砍薪到基本費40塊起跳,大概少了三分之一左右。」砍薪之餘,雙平台還像說好了一樣關閉計算公式。「現在就是司機接到一張單,比方說是68塊好了,可是司機不知道這68塊是怎麼算出來的。」


這種資訊不對等的狀況,讓平台方可以恣意地裁量單量和獎金,但對司機來說,就只能一直被動配合。更糟的是,每一次的變動,都讓外送員的權益越來越受到侵害。


UBER外送員有所謂的「趟次獎金」(簡稱趟獎),要取得須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一定程定的單量。陳理事長說「通常都是依據上週或上上週的表現,但這趟獎的標準沒有一定的邏輯。」對工會來說,趟獎是平台方為了控制外送員單量產生的,所以部分夥伴確實會為此硬要達成一定的單量。


至於FOOD PANDA的模式則是看「取單率」有無達標。陳理事長表示「FOOD PANDA是看你上週的取單率有沒有達成85%,假如你只有完成100張裡面的84張,那這一期的薪水會少一半到三分之一。」但是外送員其實不會知道自己的取單率,假設外送員身體不適或遇到颱風天想下線,但系統還是會派單來,那麼外送員可能會強迫自己接單。「因為你不知道會不會因為拒接這張單,就讓取單率低於85%。有司機曾經因為身體不舒服跟客服說要提早下線,但系統會在班表結束前的兩三分鐘瘋狂送出訂單,很多司機以為自己已下線就不會發現,下次登錄才察覺自己『拒絕訂單』。」


這些現象就算跟平台方反應也只有罐頭式回應,「基本上他們不會有任何的處理。」陳理事長說道。


兩大平台種種的變相砍薪,引發了外送員的危機感,因此工會才開始籌備,並於2022年正式招收會員。為了對抗平台方的蠻橫,陳理事長與工會夥伴不斷與交通部、國稅局和部分立委辦公室協商,有時也要採取公開陳抗的方式,讓外界知道外送員的處境。


其實以勞動部目前的認定,已確認外送平台業者與外送員為勞動關係,適用勞動法相關規定,但「規定」是一回事,對跨國平台的拘束很微弱。平台方至今仍未幫外送員投勞健保,只有團保。


而外送員的行業被認為是「運輸物流業」,所以交通部也是他們的主管機關之一,但外送服務與傳統的運輸物流不同,這就造成管理上的混亂,也就是空有所謂的法規,但權責規範卻很模糊,這就給了平台方很大的操作空間。


外送員專法

有鑑於兩大外送平台黑箱砍薪,加上外送員這種新興行業在法規上很難被全面保障,工會近期不斷呼籲需設立外送專法,希望作為中央主管機關的勞動部要盡速法制化,保障外送員勞動權益,以解決外送夥伴們的困境。


目前的最新消息是,工會加強力道呼籲儘速排審外送專法,力拼今年三讀通過,現在已經有幾位跨黨派的立委聲援。但這是特定行業的法規,又沒有重大新聞事件的醞釀,很難引起輿論興趣,加上明年初要選舉,受到媒體焦點的相關法規才會優先被國會考慮,這也是工會目前面對的課題。


不過無論如何,全台現在已有15-18萬左右的外送司機,他們之中很多人都將此視為生計的重要來源。讓沒有一部車輛的平台方任意調降司機們的薪資,卻規避法令上應有的基本保障,是很難被大眾接受的。疫情後的現在,面臨通膨和戰爭的物價攀升,會有更多人投入門檻低的外送工作,不論是幫自己加薪的兼職者,或需要養家餬口的中年全職者,都需要一部法令來保護他們,在這同時,工會都會一直在第一線為司機們奮鬥。

2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